点击评报 FLASH阅读 当前位置:体坛周报第2429期 2011.12.09 > 第A2版 重点 > 正文

大胜负,古力不够“玩命”

记者谢锐报道

第16届三星财产杯世界围棋大赛三番棋决赛已在上海结束,中国头号棋手古力九段在最终局中1比2不敌韩国元晟溱九段,屈居亚军,后者获得职业生涯的第一项世界冠军。

韩国人下手更狠

古力之前共参加了8次世界围棋大赛决赛,7次夺冠,1次落败,决赛胜率在世界级别高手中鲜有人及。此次他的决赛对手元晟溱九段虽被称作是韩国“牛犊帮”三剑客之一,但多年来最好的成绩不过打入世界大赛四强而已,而且这还是7年前的纪录。这也难怪,赛前古力被一致看好,哪怕在最终局行至中盘时,2011年富士通杯新科冠军、韩国18岁的朴廷桓九段依然临阵倒戈,在对弈网站上重押古力140亿虚拟币,折合人民币高达3万多元,近乎一场豪赌。

如果将一场大胜负也视作一次豪赌的话,韩国棋手在这方面似乎更能适应。此次三星杯决赛后,古力坦承:“感觉韩国棋手在决赛里下出的招都非常狠,而中国棋手要患得患失一些。”此次三番棋首局,首次参加世界大赛决赛的元晟溱一点都不怯场,招法比平素对局更具气魄,亦更为凶猛,他竟然将古力的黑棋大龙引入己方的大空中强杀,一旦强杀失败,白棋大空被践踏一空,与认输无异,但元晟溱还是不留后路地去干了,硬是将古力的超级大龙吃个精光。

古力的胜负心已够强了,棋界常常说他的心脏比别人的要大一些,但面对这么玩命的对手,他还是不免有些惊讶。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微妙的心理变化影响了他最终局的发挥,总之,最终局他好局痛失,对手玩命招再次奏效,成功逆转。

韩国棋手敢在棋盘上“玩命”已有传统可循,1989年首届应氏杯五番棋决赛,如日中天的老聂对阵其时名不见经传的韩国曹薰铉九段,棋界舆论一边倒,一致看好老聂,尤其是在前三局老聂2比1领先之后。老聂本人也对最终取胜的结局深信不疑,赴新加坡进行最后两局决战前还专门赴香港打桥牌。在几乎一致看衰曹薰铉的气氛中,唯有一人力挺曹薰铉,认定曹薰铉肯定将连扳两局,赢得胜果。

这个人便是曹薰铉的好友、被称作拉斯维加斯“赌王”的车敏洙。后者为韩国棋院职业四段,后赴美国赌城谋生,在德州扑克界博得“赌王”的赫赫声名。他之所以坚持看好曹薰铉,是因为他认定,在冠军奖金高达40万美元的应氏杯决赛这场豪赌中,赌性甚强的曹薰铉将会激发出超强潜能,其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改的赌王般冷静也将在大决战中大放异彩。

事实果然如此。如今韩国棋界最强的李世石九段也是一位赌性超强的高手,每到大胜负之时,看似弱不禁风的他即会爆发出惊人的能量,沉浸棋局中的他眼神几乎能杀人。比赛级别越高,冠军奖金越多,他就越能发挥。争棋无名局,但他的名局却都在大胜负中诞生。

“衣食无忧”对上“无路可退”

大胜负时刻,韩国棋手何以更能豁出去?有说法是韩国棋手从小就是职业出身,还在围棋道场练功时就已深知,不能出人头地就一无所有。加入职业棋界后,不管多大岁数,就得在棋盘上一拼到底,否则就面临着颗粒无收的悲惨境地。

中国棋手说是职业,但其实并不尽然。以棋界的老聂、马晓春这两面旗帜为例,老聂50岁时淡出江湖,但如今他比以前更为忙碌,曾有过35天转走各处不回家的纪录,收入也比做棋手时多出甚多;马晓春40岁前即放弃比赛,声称“下棋付出与回报不成比例”,遂做股票、开道场、拉赞助,如今他一年不赢一盘棋,却也活得有滋有味。一言蔽之,他们凭借名气即可衣食无忧、体面生活。退一万步讲,他们还有固定的财政工资和免费的医疗保健。

现今古力、孔杰他们的生活状态已与聂马相去甚远,职业化色彩明显要更为浓厚些,但毕竟是在一种土壤层中生长至今,每逢大胜负时刻,比起毫无后路可退的韩国人,他们还是“下不出狠手”。

将胜负之争上升至民族高度,确有泛民族性格论之嫌。有人列出刘国正在第46届世乒赛男团半决赛中连扳七个赛点、力屠金泽洙“大龙”,2008北京奥运会张娟娟奇迹般地射落朴成贤、令韩国拱手让出垄断24年的女单金牌这些特例,以证明胜负场上与民族性格有别。这里无意就此进行争辩,至少在棋界,客观的事实是,即便拥有一副大心脏的古力也不得不佩服韩国人在大胜负中“豁得出去”的胜负师品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