点击评报 FLASH阅读 当前位置:体坛周报第2182期 2010.06.09 > 第A1版 头版 > 正文

与托雷斯相约心的世界杯

记者滨岩马德里报道

岁月如水,到今天我都忘记不了当年认识这位16岁冯拉布拉达少年时的情景。那是在一个距离马德里30公里、名叫卡纳达的小镇,托雷斯与普通西班牙蓝领后代一样,一天16个小时都穿着球衣。那时他还没出名,但我的朋友马塔亚纳(本报特约记者、《阿斯》报副总编辑)以及他身边所有人都告诉我,这小伙子会成为世界级球星。对这种西班牙最常用鼓励孩子的方式,我见得太多。所以,在请托雷斯喝过一瓶可乐后,我很快便忽略了这一欧元“投资”对未来的作用。

后来,托雷斯慢慢有了名气。有一天马塔亚纳“央求”我能不能做一个托雷斯大型采访,那可是一个罗纳尔多、贝克汉姆和齐达内的年代,我无法答应,但同意去看托雷斯的比赛。45分钟后,我服了,在球场里我便开始游说体坛的后方编辑。

那是当时20岁的托雷斯第一次登上足球杂志的封面,是中国 《足球周刊》(左上图),后来《马卡》报转登了那期封面。当晚,我们在马竞主场卡尔德隆球场隔壁一个酒吧聚会,我对托雷斯说:“伙计,你可别辜负了我和马塔亚纳一番苦心,你一定要踢出来。”托雷斯没有说肯定,也没有说争取,只是说:“但愿吧!”

10年过去了,托雷斯和很多热爱他的人如愿了,他成为巨星,身价不菲,早早搬出了冯拉布拉达,在马德里的住所与C罗、卡卡同属富人区。但他依然保存着十年前的记忆,十年里,我做了无数有关他的报道,他总是绝对配合,从无回绝。

现在媒体的报道方式越来越复杂,为了生动,或者防假都要求增加视频。两天前,体坛网总编马德兴紧急请求做西班牙“五虎”视频采访,还要说中文。临去西班牙队位于马德里的拉斯罗萨斯基地时,比利亚回信“可以”,阿隆索短信“没问题”,法布雷加斯回电“OK”,就是托雷斯不回复,简直气煞了我。

做完4人后,我拼命给托雷斯的经纪人发短信,最终,托雷斯的姐姐玛丽露丝从家属区出来带话说托雷斯不想见我,看着她严肃的眼神,我没有走。10分钟后,保安通知我进入禁地。我得意地想起了10年前那瓶可乐,还有那个已经陈旧的封面。

十年改变了托雷斯的生活,然而,已为人父的他继续着十年前的仗义和品行,并且多了一份幽默。托雷斯指责我发短信郑重申请采访是对他的不敬,并解释说玛丽露丝对他不够了解……托雷斯在镜头里一番慷慨后,就世界杯夺冠的可能性,他还是那句十年前的老话“但愿吧!”

托雷斯没有忘记我们一起制作的关于四川地震“川人永远不会独行”图文专题,所以有了一个新的约定,西班牙9号在世界杯第一粒进球的耐克战靴和阿迪达斯球服将会签名送给“体坛网(www.titan24.com)”拍卖,所得款项全部捐给体坛传媒集团在四川灾区的援建项目。

托雷斯提醒了我,世界杯我们又有了新的动力和内容,我们将会去邀请卡卡、梅西、C罗、哈维、范德法特、福兰等巨星一起来参加这个“心的世界杯”。

网友评论

已有名网友发表评论 更多评论